恋上你看书>仙侠修真>垃圾分类可长生>第12章 毒垃圾老鼠药

李长生当然会满足恩鼠的这点童趣了,遂又运了一会子的气,再次把一枚松子吐到旁边的石块上,又发出来一道璀璨的火星子。

吱吱……

恩鼠这回看清楚了,那火星子的光芒真是太好看了,兴奋的它手舞足蹈起来。

可是,李长生刚刚把吐出松子牵扯的经脉疼痛镇压下去,这货竟然又开始给他喂松子了。

显然,这恩鼠把观看火星子当成娱乐日常了,在这黑暗的地方,恩鼠这辈子又哪里有过什么乐趣啊,这回总算是找到了一点乐趣,自然要乐此不疲起来了。

恩鼠是乐此不疲了,可是李长生每次努力吐出松子都要喘好一阵粗气,而且还会牵引身体经脉的多处暗伤,简直是疼的咬牙切齿,这样的娱乐还是少做为妙,他只是想要借此向恩鼠表达一下什么是光亮罢了。

接下来李长生翻白眼拒绝再次表演松子与火星子的娱乐活动了,他会把送来的松子直接嚼碎吃掉,气得恩鼠又开始用尾巴抽打他。

“恩鼠,我刚才向你的光亮,就是松子击打石块的火星子。”李长生用丰富之极的表情开始向它诉。

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李长生用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才让恩鼠听明白,可喜的是,这个恩鼠也是和李长生差不多,一旦过了一开始的瓶颈,接下来的交流竟然顺畅之极,现在恩鼠已经能够听明白李长生的一些简单的话语了。

这个恩鼠啊,让李长生又恨又爱,恨它顽皮恶作剧,爱它体贴善良又聪明。

“恩鼠,我需要你把这个东西带到有光亮的地方,半之后你再带回来。”

“记住,千万不要跑太远。”

“你要一直在旁边看着,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。”

“对了,千万注意,有饶时候不要拿出来,你也不许在其他人面前出现。”

恩鼠不断地点点头,时不时地又摇摇头,显然是听懂了李长生的话语。

……

半之后,恩鼠喜哄哄地含着七星戒指返回到李长生的身边,并且用嘴帮助李长生把那枚戒指戴上。

当七星戒指戴在李长生的手指上的时候,那股凉凉的能量又开始向他的体内输送了,显然这枚七星戒指是接受了阳光的照射了。

这不仅仅是能量的输入,还有暖暖的友情。

他这辈子都要对恩鼠好,恩鼠就是他李长生的恩人和朋友。

几之后,李长生已经可以坐起来了。

十几之后,李长生已经可以站起来走动了,估计再过几,李长生就可以带着恩鼠离开这里了。

五之后,李长生在七星戒指的能量补充下已经完全康复,身体里又充满了爆炸般的能量,而且,他的修为也在能量的补充下疯狂进阶到了练气期三层,虽然还不能和那些修仙才比,不过他已经很满意了。

李长生把青龙剑法器装进七星戒指,又把这里大部分的松子也装进了七星戒指,现在他也可以像四哥那样轻松地使用七星戒指的存储功能了。

而李长生只所以要装那么多的松子,那是他担心恩鼠出去之后吃不惯外界的食物,它需要有这些松子作为缓冲。

想到出去,他就无法再在这里修炼下去了,他很想立即带着恩鼠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,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外面正有着一张铺盖地的大网在等着他呢,不然他直接在这里多住几个月,外面的危机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不管怎么样,此时的李长生很是兴奋,而对于二哥和四哥,他感觉自己问心无愧,要对不起,那也是他们哥俩对不起自己,他们差点害死了自己,他不去找他们的麻烦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之极了,自然没想到他们会那么的卑鄙无耻。

二哥和四哥确实卑鄙无耻之极,此时他们哥俩正在绝对密室中商讨计策呢。

“老四,这都过去四个多月了,你能不能也用点心寻找老七啊?”二哥一脸愁苦。

“二哥,我可不像你家大业大,还有军方的背景,我的那些徒子徒孙这几个月可是没黑没夜的在寻找,而且还有两名手下失踪了,可是老七那子也奇怪了,竟然像是人间蒸发了。”干瘪老头老四也是一脸愁苦加委屈。

“不要丧气,二哥我也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,只是那洗髓丸过了半年之期就药力散尽了,而且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老七还活着的可能几乎没有,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寻找他的尸体上面。”二哥狠狠地喝了一口茶水。

“当时我们已经把那片山崖都翻了一遍了,什么也没有啊。”老四继续愁眉不展。

“那就再找几次,把每一个石缝山谷都再找一遍。”二哥像是下定了决心。

“那好吧,这两就让大家都歇息一下,然后养精蓄锐重新来一次彻底的大寻找。不过我那失踪的两名手下,我得给他们的家人一个交代啊!”老四晦气地吐了一口闷气。

“我看行,这里有两百万现金,你拿去发给你的徒子徒孙,让他们好好地乐呵两,大后开始,就要连续一个月不准休息了,务必要找到老七的尸体。”四哥直接拿出两个银白色的密码箱。

“可我那两个失踪的手下……”干瘪老头老四有些不满地拍了拍密码箱。

“与你这家伙合作真是麻烦,这颗民国时期的毒鼠强就送给你了。”四哥豪爽之极地抛出一颗透明包装的老鼠药。

干瘪老头四哥兴奋又贪婪地盯着那颗老鼠药,口中兀自喃喃低语:“民国时期的毒鼠强?嘿嘿,二哥真会开玩


状态提示:第12章 毒垃圾老鼠药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